“网络麻将馆”隐身微信群 群主卖“房卡”牟利

玩家使用“房卡”才能进游戏房间打牌
玩家使用“房卡”才能进游戏房间打牌

  代理人倒卖 赚差价,日收入二三百元

  彩头有限制,新玩家必须熟人介绍

  西安一民警表示,群主涉嫌聚众赌博

  近日,有西安市民发现有人通过经营一款麻将游戏平台牟利,玩家用手机可在游戏平台打麻将,牌局结束后按规定结算付钱,并且在这个游戏平台背后有一个严密的组织在运营、推广这款游戏平台,其中的代理通过向玩家卖“房卡”每月盈利万余元。

  网络招聘:

  代理麻将游戏,日收入二三百元

  10月中旬,一个微信群里的招聘信息引起西安市民李先生注意:其招聘的是麻将游戏代理,只要代理人能建起50人左右的微信群就可获得代理资格,每天可轻松获得二三百元。发布信息者说其实就是代理一款手机麻将游戏,玩家可以通过游戏使用手机在线打麻将,代理主要负责拉人玩游戏。

  为让李先生体验代理的工作,发布招聘信息的人将他拉进一个已经建好的微信群。李先生观察发现,招聘信息中所称的游戏叫“轩辕陕西麻将”,玩家通过微信群找人打牌。虽然在游戏里玩家只能输赢“点数”,但玩家会根据该“点数”通过微信输赢相应的钱数。代理赚钱方式是向玩家卖“房卡”,使用“房卡”才能在平台上“开房”打麻将。

  李先生称,这是变相的赌博,代理建的微信群就是“网络麻将馆”,因此他并未代理。他说,国家明令禁止赌博,无论是通过实体还是网络平台,这种变相赌博的游戏相关部门应管管。

  记者暗访:

  代理人通过倒卖“房卡”赚差价

  为弄清“网络麻将馆”内幕,10月30日华商报记者以应聘代理的身份进行了暗访。根据李先生提供的微信号,记者添加了一位代理。该代理获悉记者意图后称,做代理首先要建一个不少于50人的微信群。记者表示想先了解操作方式,对方便将记者拉进其正在经营的一个微信群,该代理在微信群中的昵称为“管理员”。

  “管理员”表示,新人进群必须在群昵称后加上推荐人的名字,因此华商报记者加上了“管理员”的名字,表示推荐人是“管理员”本人。不久,“管理员”发了一份“轩辕陕西麻将”代理加盟价目表,显示代理加盟“轩辕陕西麻将”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购买100张房卡,二是建一个50人以上的微信群。而代理买“房卡”的价格根据数量不同,单价也不同。具体为:100张以下每张3元,100张-500张每张2.8元,500张每张2.6元,1000张每张2.5元,2000张每张2.4元,3000张每张2.3元。

  “管理员”称,这就跟开了一个麻将馆一样,玩家使用“房卡”才能进游戏“开房”打牌,代理两块多从公司买来“房卡”,以5元每张的价格卖给玩家赚取差价,每张“房卡”能玩8局,十几分钟就结束了,要想继续玩就要再使用“房卡”开房。

  “管理员”表示,他做代理时间不长,现在他一个100人的群里每天少则卖100多张“房卡”,多则卖300多张,每月收入12000多元。

  游戏结算:

  输多少点数,微信转账多少钱

  华商报记者被拉进的微信群名称为“欢乐麻将友谊群【2】”,共107人。群成员之间很少闲聊,发言基本都与打牌有关。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将开好的“房间”链接发到群里,只要下载了“轩辕陕西麻将”游戏,就可通过点击链接进入游戏“房间”打牌,开这样一间“游戏房间”要消耗一张“房卡”。粗略统计,10月30日从下午1时许至晚7时许,该微信群里共开“房”50多间,且晚上“开房”数量明显增加。

  每张房卡可玩8局,结束后会有玩家将总成绩截屏发到微信群里,参与牌局的玩家根据总成绩结果输赢相应的金额。玩家在群里发布的“总成绩截屏”显示房间号、玩家的微信昵称以及每个玩家的游戏ID。另外,游戏还统计了“自摸次数”、“点炮次数”、“明杠次数”等数据。“管理员”称,总成绩的数额就是玩家输赢的金额。例如,一个玩家的总成绩显示-50,就是输了50元。“总成绩截屏”发出后,赢钱的玩家会在群里发一个收款二维码,输钱的玩家通过扫描二维码微信转账给赢家。

  华商报记者观察玩家发布的“总成绩截屏”发现,每次输赢的金额少则几元、十几元,多则100多元。“管理员”提供的玩家结算方式显示,不同输赢人数分别对应不同的结算方式,这说明结算方式是游戏开发或推广方设定好的。赢钱最多的人付“房卡”钱。

  华商报记者在该微信群观察6个多小时,群里发截屏数十次,未出现一次付款纠纷。由于一直未参与打牌,也没有明确是否要做代理,当晚8时30分许,华商报记者被群主清除出群。

  管理严格:

  彩头有限制 新玩家必须熟人介绍

  华商报记者提出“担心打麻将玩钱涉嫌赌博”时,“管理员”称,群里的玩家玩的都是1元、2元,而且群成员都是他的亲戚、朋友,打牌消遣不算赌博。

  华商报记者提出想玩两把试试,“管理员”称须先交50元押金。他说,群里的成员基本都是熟人介绍的,而他与记者并不认识,押金是防止玩家输钱逃单,不过押金可以退。

  在“轩辕陕西麻将二级代理制度”中,对打牌输赢金额、群成员管理都有明确规定,其中要求群主要管理群中打麻将的大小,标明是几元群,严禁玩大的,建议玩1-2元,超过不建议。进群的人,必须写明自己的昵称+游戏ID以及推荐人的昵称和ID,没有推荐人不许进群。另外,“制度”还规定,如果有人输钱逃单,就会被踢出群并封号处理,其所输的钱由推荐人结算。

  华商报记者询问为何要限制金额的大小,“管理员”称是为了屏蔽风险。一位老玩家称,限制金额是为了防止大额转账引起相关部门注意,大额转账容易被发现,小额的则不太被关注。熟人推荐制度既为了防止逃单,也为了保证群内的信息不泄露。

  记者注意到,下载“轩辕陕西麻将”游戏,只能通过内部链接或者别人提供的二维码下载,在网络上搜索“轩辕陕西麻将”无法获得该游戏的下载方式。

  代理等级制:

  发展新代理或新玩家可获奖励

  与“管理员”交谈期间,其多次要求记者买100张房卡先试试,并承认推荐新的代理上级会给他一定奖励。

  “二级代理制度”显示,“轩辕陕西麻将”分为两级,二级代理只要建群再买100张“房卡”即可,而一级代理则需要向上级推荐5个二级代理,才有资格申请,一级代理比二级代理的利润更大。如果成功晋升一级代理,其账户显示推荐的二级代理都会转到其名下,每推荐一个二级代理,推荐人可永久享受被推荐人10%的返点。

  “管理员”表示,公司还定期举行一些“促销”活动。比如,老玩家推荐新玩家可获赠“房卡”、新代理拉进新玩家可获红包奖励等,这些由公司统一发放。当天下午,在“管理员”经营的微信群中,有人称自己推荐了新人,“管理员”应给其赠送“房卡”。“管理员”表示赠送的“房卡”会在晚上10点由公司统一发放。

  “管理员”还表示,如果华商报记者愿意做代理的话,初期公司会安排专人帮忙打理微信群,直到记者熟悉以后对方才退群。

  麻友观点:

  网络打牌方便但易作弊

  10月31日,华商报记者进入“轩辕陕西麻将”体验。该游戏是一个比较简单的麻将游戏平台,只能通过自己创建“房间”或加入别人“房间”进入游戏打牌。每张“房卡”可玩8局(两圈),几乎每局都不会超过两分钟时间,牌局结束后游戏会自动统计每个玩家的成绩。

  经常在网络平台上打麻将的周先生得知这种玩法后表示,以前有一些棋牌游戏也可以玩钱,但那时候玩家必须用钱在游戏平台上兑换凭证,然后用游戏凭证打牌,如果赢了还可以将游戏凭证兑换成钱,这种方式属于聚众赌博,经常被人投诉,会被相关部门查封。“轩辕陕西麻将”通过卖“房卡”的方式赚钱规避了这种风险,打了聚众赌博的擦边球,但他一直觉得通过网络平台打牌很可能被坑,因为你无法确定另外的玩家是不是一起的,而且电脑发牌可做的猫腻太多,跟现实打牌有太大区别。

  当日,华商报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存在多种网络麻将的作弊器,但不知这些软件是否真实有效。

  法律规定:

  组织赌博人数累计超20人可入刑

  我国《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从事网络游戏上网运营、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发行和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等网络游戏经营活动的单位,应当具备单位的名称、住所、组织机构和章程,确定的网络游戏经营范围,符合国家规定的从业人员,不低于1000万元的注册资金,符合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的条件等要求,并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但华商报记者在网络上搜索“轩辕陕西麻将”并未发现任何企业的信息。

  《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者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罚款。

  西安一位有多年处理涉赌案件经验的民警表示,如果微信群主明知玩家以钱参赌还为其提供方便,则该群主涉嫌聚众赌博。在“轩辕陕西麻将”游戏案例中,玩家的结算方式由游戏平台开发或推广方设计而成,这说明他很清楚玩家是以钱结算,但仍给玩家提供平台牟利,因此,该平台及其代理涉嫌聚众赌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以营利为目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聚众赌博”:组织3人以上赌博,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的;组织3人以上赌博,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组织3人以上赌博,参赌人数累计达到20人以上的;组织我国公民10人以上赴境外赌博,从中收取回扣、介绍费的。但不以营利为目的,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娱乐活动,以及提供棋牌室等娱乐场所只收取正常的场所和服务费用的经营行为等,不以赌博论处。

  《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华商报记者 佘晖